您的位置:合乐888登陆 > 冶金矿产 > 产煤大县全面退出煤炭产业的背后

产煤大县全面退出煤炭产业的背后

2019-08-01 14:06

2015年10月28日,山东省章丘市市属3口矿井全部闭坑封井,这意味着,该市全面退出煤炭行业,由此成为全国首个关停煤炭产业的县。 昔日被称为“黑金”的煤炭由盛及衰,章丘的煤炭业发展史成为全国煤炭行业今昔巨变的缩影。在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矛盾突出的今天,章丘为何对煤炭产业一关了之?经济新常态下,章丘这一“断腕”之举背后有几多考量?这里普通矿工的命运又何去何从? 日前,记者来到章丘一探究竟,“章丘模式”或许能为破解当前煤炭产业困局提供借鉴。 “不能不关,非关不可” 作为济南下辖的县级市,章丘因产煤闻名全国。在上世纪90年代,章丘达到产煤的历史高峰期,全市共有大小煤矿200多家,产能从几百吨到几万吨不一,从业人员4万余人,年产煤炭共计350万吨,对财政的贡献率高达40%以上。 当时煤炭业一片红火,而事故频发的安全形势却屡遭诟病。有老矿工回忆,这些煤矿多是乡镇煤矿,最多一年出过100多起事故,以至有人说:“个人发财,政府发丧。” 为减少安全事故,自2004年起,章丘先后实施3次煤炭企业整合重组。直至2014年,全市煤矿被整合为1个集团——章丘东风煤炭集团有限公司,下辖11处矿井,核定生产能力203万吨/年。 伴随历时十年之久的整合重组之路,章丘的煤炭产业受经济形势下滑、煤炭产能过剩、新能源冲击等多种因素叠加影响,渐入低迷。 章丘东风煤炭集团董事长张永贡用一组数据进行对比:2009年5月,当时煤炭价格高企,大致在680元/吨;2015年下半年,煤炭价格已跌至200元/吨。2012年下半年起煤炭价格一路走低,该集团在2013年出现亏损。 来自章丘市经济和信息化局的统计显示:2014年,全市煤炭行业上缴税金6124万元,各煤矿却亏损7468万元;2015年1~10月,煤炭行业上缴税金2937万元,亏损高达8985万元。 “严重亏损导致企业发展步入恶性循环,现金流减少,基本处于停产、半停产状态,而这种状况一眼望不到头。”章丘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王其坤说。 与日俱增的安全和环保压力同样让这座城市不堪重负。据介绍,由于地质条件复杂,加之历史采挖时间较长等原因,章丘煤矿水患问题突出。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现状是,这座昔日“产煤大县”,随着新型工业化持续发展壮大,煤炭产业对全市经济的贡献度已从“举足轻重”退化至“无足轻重”。2014年,煤炭行业的税收占全市总税收不到1%。 “目前全市支柱产业正向交通装备、食品饮料、精细化工、机械制造等方向发展,煤炭产业对经济贡献今非昔比,这使我们有勇气、有底气谋求转型发展。”章丘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郭伟宏坦言。 不容忽视的是,经济步入下滑轨道的煤炭行业至今仍占据着大量土地资源,同时因压矿、地质沉降期等原因,对全市城市布局的规划调整造成严重制约。 在煤炭去产能、去库存的宏观背景下,这一行业究竟有无存在必要?在经过历时大半年的全面考察调研后,章丘最终作出关停决定。 事实上,这一关停决定并非简单粗暴一关了之,而是经历了逐步关停的过程。 2014年,章丘首先关停了11处矿井中的8处。按照计划,剩下的3处将分步关停,但一起意外加快了关停步伐。 2015年10月22日,3处矿井中的鑫岳1号发生透水事故,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,155名矿工安全升井。这一修复资金5万元的轻微事故再度令章丘官员痛定思痛:企业效益不好极易导致安全投入不到位,后果不堪设想。 最终章丘作出一次性关停剩下3处矿井的决定。 “可以说,已经到了不能不关、非关不可的地步,早关早主动,越晚越被动。”王其坤说。 “这不是一般的阵痛” 一项上升到全市战略规划的重要决定,落在煤企和矿工身上,阵痛则尤为强烈。 “这可不是一般的阵痛。”张永贡说,章丘煤炭资源可采储量预计2000多万吨,“说关就关,资源还没有挖出来,很痛心”。 更让张永贡头疼的是,经多次整合重组后,集团所背负的巨额债务和上千名职工安置问题如何妥善解决? 作为山东能源淄矿集团原埠村煤矿党委书记,54岁的邹美元感同身受。从参加工作起,邹美元再没有离开过这座煤矿,一路摸爬滚打,从基层员工成长为企业主要负责人。关停煤矿的消息传来,邹美元心里很难受,“这里毕竟是我成长进步的舞台”。 在东风煤炭集团,有的职工一家三代在矿上,有的一家20多口人在矿上,关停决定一出,很多人难以接受。为此,章丘市在回撤矿井设备的同时,一直在做煤矿职工的思想工作,让大家有一个心理逐步接受的过程。 “关停煤矿是迟早的事,企业需要进步发展,我们的矿工兄弟还要生存,就必须适应当前的大环境和大形势,做到有得有失,才能使企业发展得更好。”邹美元说。 邹美元所在的埠村煤矿是一家国有煤矿,本不在此次市属煤矿关停范围之内,却几乎同时作出全面关停决定:埠村煤矿将于2016年6月关闭最后一口矿井。 埠村煤矿和东风煤炭集团遭遇的困境极为相似,年亏损额最高时一度达1.17亿元,举步维艰。 “自救”之路已经开始。埠村煤矿开始实施煤炭“收缩战略”,加快由“依托煤”向“摆脱煤”转变。2015年10月,埠村煤矿通过改制成立山东新升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,该公司现任党委书记邹美元介绍,他们将以现有的阻燃剂、工程塑料、物业服务等产业为平台,利用3~5年时间,彻底实现企业转型。 在这座拥有百万人口的县级市,体会转型升级“阵痛”的不仅是煤炭产业。2016年初,有“铁匠之乡”之称的章丘启动铸锻行业污染治理。历时3个月,彻底拆除了2107台燃煤窑炉。全面淘汰燃煤窑炉后,所有铸锻企业生产都用上了天然气、电等清洁能源。章丘每年节约用煤110万吨、减少烟尘约2.6万吨、减少二氧化硫排放两万吨。 “人是最大的问题” 从2015年10月启动煤炭产业退出工作至今,王其坤坦言:“人是最大的问题。”在他看来,矿工是否得到妥善安置,将影响他们的家庭生活维系乃至社会稳定。 章丘市委、市政府在《关于加快东风集团转型发展的实施意见》中明确提出:“依法做好职工安置,是保证煤矿有序退出、企业转型发展的重中之重。” 据统计,此次东风煤炭集团三处矿井实施煤炭产业退出,共涉及职工2758人。为妥善做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,章丘市专门成立包括经信、人社、信访、矿业服务中心等部门在内的联合工作组进驻东风集团,多渠道征求职工意见建议。 根据《劳动法》、《劳动合同法》等有关法律法规和劳动合同相关约定,指导企业起草了《煤炭产业退出职工安置方案》,该方案制定历时一个多月,经历了十余次调查、研究。 在长达一个月的征求意见阶段,共收到七大类88条意见,工作组据此重新完善充实后,方案最终获该集团工会委员会全票通过。 具体安置方案包括:对45周岁、55周岁人员实行内部退养一批;集团内部转岗、留用一批;为特殊工种符合条件的人员办理提前退休;社会企业安置一批,专门举办东风集团下岗职工专场招聘会;鼓励职工回乡创业;鼓励职工自主创业;企业转型发展安置一批;为暂未转岗就业人员提供就业援助等。 截至今年5月初,通过上述方案实现职工再就业安置1244人,其中45岁、55岁人员内部退养197人,企业留用人员72人,推荐就业577人,并为736人办理了伤病津贴,为617名符合条件的特殊工种人员办理了提前退休申报手续。5月20日,章丘市政府举办了煤炭产业转型职工就业专场招聘会,现场1410人达成就业意向。 章丘市委书记江林称:“章丘站在职工立场出政策、想办法,要以煤炭产业转型发展来赢得群众的理解和拥护。” 除了职工安置,化解债务是工作组直面的又一挑战。 作为一个有着45年历史的老企业,东风煤炭集团遗留问题错综复杂。近年来,多次整合重组后,各煤矿债务包袱全部转移叠加到东风集团,银行各类贷款近3亿元,包括职工集资在内的各类应付账款高达5000多万元,企业面临较大的金融风险。 为防止企业资金链断裂,章丘市政府通过市财政暂借东风集团一部分偿债资金,对涉及人数众多的应付账款进行集中清偿,避免诉讼保全造成的负面影响和其他隐患。 此外,章丘市政府通过政府贷款筹措资金2.9亿元,以财政先行垫付的形式,解决东风集团煤炭产业退出带来的职工安置问题。经信、财政等相关部门,最大限度为企业争取到国家省市各级化解过剩产能等专项奖补资金,全力支持企业转型发展。 “我们面对的是一个行业的整体退出,相关人员安置、债务化解等问题的解决并无成熟经验可以借鉴。”王其坤坦陈。 做完产业退出的文章,东风煤炭集团将面临整体转型发展的挑战。按照规划,该集团将通过加快产业转移、聚力招商引资、盘活土地资源、做大园区经济等方式,最终实现“腾笼换鸟”。

本文由合乐888登陆发布于冶金矿产,转载请注明出处:产煤大县全面退出煤炭产业的背后

关键词: